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台胞之家 > 台胞风采

“献给我最亲爱的祖国同胞”

时间:2016-11-01  来源:  作者:孙萌萌
人们认识王碧云,多是因其一家五口“手风琴之家”的美誉。但不为人知的是,王碧云的父亲,正是著名口琴演奏家、中华口琴会的创始人王庆勋。1930年底,他带领一群满怀热情的青年在上海成立了中华口琴会。他们希望中国民众的娱乐不再是打麻将、抽大烟,希望真诚而清澈的乐音能抚慰动乱的时代里普通人的心。

1930年6月7日,上海的一间基督教小教堂里。一群年轻人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音乐会。带头的是一个有着一头浓密黑发的青年。这位正是王碧云的父亲,中华口琴会的创立者王庆勋。

上世纪30年代,王庆勋从怀着对口琴的无比热爱和为民众提供清雅娱乐的热情从“口琴是儿童玩具”的社会氛围中把这件小乐器推广壮大。在战争的年代里,王庆勋更带领着自己的口琴队为抗战将士送去了慰藉和鼓励。在女儿王碧云的眼中,这些成就除了取决于他坚韧的性格,更源自他内心涌动的爱国情怀。

                    “适于国人的娱乐”

1906年,王庆勋出生在台湾彰化县一个普通的基督教家庭,少年时代即离台到大陆学习。1921年,他考入上海大厦大学,这段大学生活也成为他口琴事业的起点:酷爱吹口琴的他时常把口琴带在身上,闲时为同学们吹奏。口琴轻巧的体积、美妙的乐音很快吸引了不少同学。1926年,王庆勋组建起大厦大学暑期口琴班,一连举办了九届,并从优秀学员中选拔组建了大厦口琴队。1930年的那次音乐会,正是大厦口琴队的首次专场演出。

1931年,王庆勋与自己大厦口琴队的同好一起组建起中华口琴会,他获选总会长兼总指导。

那时候,口琴在大陆的一些地方也已经出现,不少日本口琴演出团体到大陆演出,聂耳、金焰等中国音乐家也都已接触口琴。但口琴的推广以及口琴曲目还主要依赖日本琴师作为“幕后推手”:培养出民众对口琴的热情,就等于孕育了一个巨大的口琴消费市场。

然而王庆勋推广口琴的目的却与这些日本琴师截然不同。说起创立中华口琴会的初衷,王庆勋曾写道:“鄙人生长海外,自幼酷嗜音乐,对于口琴尤多兴趣……余因鉴于口琴音乐非常适于国人的娱乐,亟须提倡和普及,又鉴于国内研究口琴会社非常缺乏,故不揣浅陋,毅然创设是会。”

中华口琴会成立之初,大多数人对口琴的认识还停留在“小孩玩具”的阶段。不少人对成人吹奏口琴,还“大张旗鼓”地成立协会表示不以为然。但是,有识之士却看到了口琴在音乐推广和普及上的独特价值。就如丰子恺说过的:“口琴的出世,真是音乐界福音!一般人的幸福。”

著名学者谢扶雅曾经写道:“娱乐一段,中国人所表现的只是打牌、抽鸦片……音乐,无疑地是一种鼓舞心志起死回生的最有力的工具……我们自然应当采取西洋的披雅娜(钢琴)、梵娥玲(小提琴)等等乐器,不过这些东西实在太贵族化了,照中国目前国民的经济情形而论,无论如何,只好望洋兴叹……所以我们必须寻得一种最适合于国民经济……而又能负起振兴心志奋发精神的使命那种娱乐。这问题积之于心也已久,现在见了王庆勋先生的口琴,不禁拍案叫绝。

                      王家班子

“我小的时候,就是伴着口琴的琴音长大。我住的屋子旁边,就是中华口琴会所办的口琴班的教室。”王碧云说。

1929年,王庆勋被德国著名琴厂和来口琴厂聘任为监制。为了能让口琴这种来自欧洲的乐器更适合中国人及中国乐曲的演奏,王庆勋对和来厂的口琴进行了非常重要的改造:一方面,他针对中国人口型较欧洲人小的特点,设计出适合中国人吹奏的薄型口琴;另一方面,旧式口琴没有低音La,不适合中国乐曲的演出,王庆勋也修改了这方面的问题,在新式口琴中增加了低音La。经他设计监制的口琴在德国生产,起名“真善美”,运回中国销售。

那时,中国尚未有自己的口琴工厂,在大陆销售的口琴,大多是日本与德国的琴厂相互竞争。而“真善美”口琴面世之后,因其设计典雅、音调清澈,且较之日本琴厂生产的口琴更加坚固耐用而广受国人喜爱。关于口琴是“玩具”的说法也不复出现。

因为“真善美”口琴销量颇佳,王庆勋也获得了一笔不小的收入。手头宽裕的他立即在上海四川路上租赁了一幢公寓房,将留在被日本人占领的台湾的父母弟妹全数接到上海生活。“我的祖父一共是兄弟4人,但是祖父的3个兄弟都被日本人杀害了。因此,父亲很小的时候,祖父就送他到大陆来,在鼓浪屿的英华书院读书。祖父说,一定要他‘懂点方块字’。”王碧云回忆道,“祖母一共养育了12个孩子。两老来到上海之后,直到临终,始终都穿中国式服装,没再穿日本衣服。而几个叔叔则渐渐都跟父亲一起投入到口琴推广的事业中。”

有了几个弟妹的加入,王庆勋的事业做得更加得心应手,经过几年的发展,中华口琴会已经成为拥有严谨周密的体制,并以王庆勋的家庭成员为主要领导层的群众文化团体。那时在王碧云家的小楼内日日荡漾着清澈的乐音,自父亲王庆勋起,叔伯姑姑、姊妹兄弟,人人会吹口琴,气氛其乐融融。楼外则挂着“中华口琴会”的巨大霓虹灯牌子,彻夜闪亮。

                    音乐的责任

在动荡的年代里推广音乐,自然会受到很多人的质疑。但王庆勋却认为,小小的口琴也能承载他们对国家和民族的责任。面对战争,中华口琴会集合的这群立志为民众贡献清新乐音的口琴人并没有消极避世,隐遁小楼,反而热情而积极地投入到救国的行列里。

1932年初,“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得到消息的王庆勋立即将口琴会会员王沛伦的民乐作品《战场月》改编为口琴曲。自此之后,每逢中华口琴会的重要音乐演出,王沛伦都会亲自登台指挥演奏此曲。同年,中华口琴会组织了“国难口琴特别班”,以示“勿忘国耻”。王庆勋则亲自率领着口琴队从4月开始至苏州、下仪、唯亭、昆山、太仓等地慰问以蔡廷锴为首的国民党19路军。

慰问演出时,天上下着滂沱大雨,战士们冒雨听演员吹奏《十九路军军歌》和王庆勋自己创作的《慰劳十九路军之歌》,见他们在雨中淋得浑身是水,纷纷跑上前去把自己的军帽戴在口琴队员的头顶。中华口琴会的“文牍”徐翼云曾写道:“某日有一伤兵断一手,见众闻乐动容而鼓掌,唯己独缺一手未能和众齐拍,正觉难过之间,忽来另一伤兵,彼亦伤一手,于是两人合掌而拍,音乐之感人深矣哉!”

谢扶雅所说的音乐“鼓舞心志”的作用,在这次演出中体现得淋漓尽致。1945年9月2日,抗日战争胜利。王庆勋迸发出无比的创作激情,写下了他一生不多见的一首创作乐曲《还我河山》,这首作品满怀着中国人收复自己的领土、台湾人摆脱殖民统治的双重喜悦,技巧丰富,也是王庆勋个人创作的巅峰。

中华口琴会创立之初,因为口琴班没有教材,王庆勋曾经写过一本小书,名叫《最新口琴吹奏法》,这本书的扉页上,王庆勋写:“谨以此书献给我最亲爱的祖国同胞”。王庆勋不仅是把这本书,更是将自己全部的热情与才华,都贡献给了口琴推广事业,而这事业,正是奉献给他所挚爱的同胞的。

友情链接
管理频道:联系我们
北京市台湾同胞联谊会 Copyright © 2011-2012 BjTL 北京台联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3798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0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