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台胞之家 > 台胞风采

青山问我几时闲

时间:2016-11-02  来源:  作者:孙萌萌
      1953年,台胞吕月贞从日本返回祖国大陆,开始了建设祖国的充实一生。曾有人引用一首诗形容自己对吕月贞的印象:“我问青山何时老,青山问我几时闲。”

走近老台胞吕月贞的家,最吸引人的莫过于那只精神焕发的波斯猫。吕月贞笑言,猫的伙食费比她都高。这只猫咪的情绪某种程度上反映了老人的精气神:当年轻人因为吕月贞把时髦的平板电脑玩得得心应手而感到暗暗惊讶的时候,老太太却随手把iPad一丢,略带嫌弃地说:“唉,我现在骨关节炎很严重,出去要坐轮椅,都‘沦落’到在家玩iPad了。”

吕月贞说,在患病之前,她几乎从没停下来过。即便从台盟退休,她也有各种各样的任务:“退休之后,我成为了北京市特约的监督检查员,去各个地方检查工作。此外,还有很多社会团体请我去演讲,我给老人讲珍惜岁月,给小商贩讲诚信经营,每天都过得满满当当。”

                                          塘沽码头的誓言

一个人,要想度过充实的一生,其实是需要一些毅力和勇气的。对吕月贞来说,她人生的勇力最大的源泉,藏在天津塘沽的码头上。那是她从日本坐船回国,最先踏上的祖国的土地。

1951年,吕月贞从台湾到日本求学。那时的中国积贫积弱,作为一个中国学生,经常会被日本同学瞧不起。“那时候,学校里只有我一个中国人。有一天,老师在讲台上说:‘中国说自己向苏联学习,但中国人呆头呆脑,什么也学不会。’当时我坐在最后一排,大家都回过头来看我。当时我满腹委屈,但十几岁的小女孩完全不懂该怎么做。我只能心里暗想,与其在这里受歧视,还不如我‘自谋出路’。”

吕月贞所说的“自谋出路”,就是返回祖国大陆。1953年11月6日,吕月贞乘坐中日互送侨民的客轮抵达天津塘沽码头。这一年,她17岁。“我们这次回国,还带回了几十个死在日本的华工的骨灰。因此,船靠岸之后,第一个仪式不是侨民下船,而是护送这些死难华工的骨灰下船。”当时,码头上站满了前来迎接的人。身材高挑的吕月贞被选中,第一个捧着一个骨灰盒走下船舷。“骨灰盒不大,很轻,可抱在我的怀里千斤重。这里面装的是谁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是个到死都没有强大祖国作后盾的漂泊在海外的孤魂。”吕月贞说,“在那一刻我下定决心,此生绝不作漂泊在海外被人送回来的骨灰盒。”

吕月贞说,此后的几十年,每当自己懈怠的时候,她就会回忆自己当时从船上走下来的那一刻:“当时我就发誓,我要做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好好干,让我的祖国强大起来。”

                                               让蜡烛永不熄灭

好好干,这句简单的誓言深深种在了一个十几岁少女的心里。1961年,从北京师范学院(现首都师范大学)毕业的吕月贞做出一个让不少人惊讶的决定:到北京郊区门头沟做一个中学老师。

当时流行这样的话:家有半斗粮,不当小孩王,家有半碗粥,不到门头沟。吕月贞是台胞,本来是“照顾”对象,但她却选择了去条件艰苦的门头沟工作,这让很多人感到不解。

“大学时,我看了电影《乡村女教师》,里面的女主人公瓦尔瓦拉的事迹让我很感动,我当时就想,我要做中国的瓦尔瓦拉。”吕月贞说。但这种决心得到的不是鼓励和支持,而是形形色色的不以为然。“有朋友跟我说,还瓦尔瓦拉呢,你到了那儿就得‘哇啦哇啦’,哭着跑回来。”

这种担心并不是空穴来风。“那时候生活确实很苦啊,晚上连灯都没有。从学校出去,买个针头线脑都得走上半小时。”吕月贞说。艰苦的环境、落后的教育让孩子的性格十分顽皮,吕月贞想了不少办法,通过各种很生动的活动,凝聚孩子们的正能量:“你知道我们搞新年晚会怎么搞吗?我让每一个孩子点燃一根蜡烛,在黑黑的操场上跟着我走。要求学生们不能让手中的蜡烛熄灭。我跟他们说,谁把自己的蜡烛保护到最后,谁就最长寿。孩子们高兴极了。让蜡烛永不熄灭,象征我们生命的光辉。”

说起这段经历,吕月贞脸上就会露出满满的快乐:“我是真的很热爱教师这个岗位。就好像搞对象一样,你爱他,你肯定就使劲爱吧。”她组织的班会至今仍是教育部门的样板,她还曾被评为全国先进教育工作者,在人民大会堂主席台就座领奖。就像被学生捧在手心的烛火一样,28年,吕月贞用自己生命的光辉,照耀着学生们。

在吕月贞看来,这二十几年教师生活最珍贵的“奖品”,莫过于学生们的肯定与感情:“我跟学生们感情特别好,前一阵子我生病了,我的学生们一拨一拨地来看我。他们跟我说:‘老师,你是我们的精神支柱啊!当年你用什么话教育我们的,现在,也希望你能振作起来!’现在想想,我人生中的一个遗憾就是没能在教师这个工作岗位上干满30年。离开学校的时候,我哭,学生也哭,相互都非常舍不得。可是没有办法,台盟需要干部,我是个台胞,现在需要我出来给台胞服务了。台盟的同志三次到门头沟来动员我,我只能跟学生们分离,奔赴台盟工作岗位。”

                                                 潜移默化才深入人心

1988年,吕月贞与她深爱的学生们洒泪而别,调入台盟工作。作为一个台胞,在“台字号”工作这么多年,吕月贞对乡情有了更具体的认知:“以前我们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现在是‘老乡见老乡,心中喜洋洋’!记得有一次我们去台湾交流,我在路边买水果吃,水果店的老板听我会说闽南话,还特意给我们多装了几个水果。通过这些点滴小事,我们就能看出其实两岸人民的感情还是很深的。”

吕月贞又兴致勃勃地回忆起与台湾一个高官夫人组成的合唱团交往的片段:“我们应这个合唱团之邀访台时,因为飞机晚点,我们晚上11点多才出关,当时这些高官夫人一直在那里等我们。有一位跟我说,本来她晚上从不出门的,但是为了迎接我们,这次也破例了。在访问活动中,有一个互赠礼物的环节,我方准备的礼物是大陆一位书法家撰写的‘明月几时有’条幅。活动当天,我把条幅拿出来后即席朗诵了这首苏轼的著名词作。我本以为应该和者甚寡,哪里料到无论是大陆人还是台湾人,都一起高声朗诵起这首传世之作,那个场面真是感人极了。”这段经历,让吕月贞深深感到,传统文化是两岸人民的“心灵密码”,是所有中华儿女的共同语言。

“这次活动也启示我们,要加强两岸各色各样的交往,不要总是一本正经坐在那里高谈政治。潜移默化的影响才深入人心。”吕月贞说,与台胞交往,尤其是跟年轻人交往,一定要“有话可说”,有了双方都感兴趣的内容,交流才能真正热络起来。“比如我这几年认识的很多在大陆读书的台生,我的岁数都可以当他们的奶奶了,再加上我会说闽南话,大学生跟我很亲切,有什么心里话都愿意跟我说。他们来的时候,我们也是想一些很‘接地气’的活动,引起孩子们的兴趣,大家的关系也能一下子就拉近很多。比如有一次,一个台湾团到北京来,我们买了北京的大枣给他们吃,因为这个东西台湾没有嘛。一边吃,我一边跟他们说:‘你们多吃点,吃不了装兜里拿回宾馆吃!’孩子们很可爱,真的装在兜里拿回宾馆去了。”说到这,吕月贞哈哈大笑。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曾有这样的一句话:“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吕月贞用80年漫长的时光实践了这句话。从因为祖国不够强大而备受欺侮的少女,到如今的耄耋老人,吕月贞做到了自己在塘沽码头许下的那句承诺:好好干,建设一个强大的祖国。

友情链接
管理频道:联系我们
北京市台湾同胞联谊会 Copyright © 2011-2012 BjTL 北京台联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3798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0582